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安李波浪律师

维护权利,制约权力。结识朋友,沟通交流。有朋来访,不亦乐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波浪,专职律师,陕西泽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,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系,法学学士。1998年考取律师资格、企业法律顾问资格。成功办理了大量民事、经济、刑事诉讼业务,并为很多企业和个人提供了合同起草、审核、商业谈判、公民纠纷调解等多项法律顾问服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李波浪律师十六年邮电生涯回味(四)  

2013-08-18 08:21:01|  分类: 李律师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第三乐章:回归省邮电管理局,我的法律管理和法律事务生涯至此展开。

1996年9月,流浪的我被省局政策法规处要回,确有游子归家之感。回到省局政策法规处,无论在管理理念还是法律专业技能学习上,向内可以看到各地市的汇报材料,掌握全省法律工作整体情况和现状;向外可以结识各省邮电法律精英,学习他们先进工作理念和经验;向上可以直接向邮电部政法司的领导们请教或者与他们交流。到了1997年,处里史存孝老处长、江山调研员、法律顾问冯发民三位老同志同时退休。三老退休后,处里人员一下子少了许多,仅有刘建平处长、李洛郑副处长、程文大姐和外聘的任华妹妹。当时的省管局领导都有非常独特的性格特征。崔局长书香气浓厚,写得一笔好书法;刘副局长精明、幽默;张局巡超然、风趣;王副局长语言有力、斩钉截铁;周副局长严谨、沉稳;欧副局长不拘小节。那时,省管局很多处室的一般干部到了邮电分营后的新单位,分别成长为邮政系统和各电信运营商的领导干部,构成了陕西邮电系统的骨干力量,还有人甚至到北京或其他省市担任主要领导职务。

在政法处工作期间,我有幸领略了刘建平处长的聪明睿智、雷厉风行、敢于碰硬、体恤下属的工作作风和人格魅力;见识了李洛郑副处长细致入微、勇于创新、科学敬业的工作态度;感受了程文大姐热情善良、细腻入微的人性光华。从他们身上,我学到的怎样解决问题,怎样处理与其他部门关系,如何统揽全省工作,如何待人接物,如何面对和处理强力施压等等做人做事的经验、技巧和风骨,直接影响了我后来的工作生涯和处世风格,而且终将使我一生受用。

记得有一次,由我负责起草一份关于通报用户质量调查结果的文件,起草完成并经过领导签字后,我就将它交给了局办公室打印下发。当时局办打印的第一稿,充满了错别字,于是经我校对后,将校对稿交给文员修改后下发。不料,文件下发后才发现,正式文件竟然是以未经校对的第一稿下发的。这下可不得了,50多岁的局办张副主任是个上海人,把我这个年轻人叫到他办公室,硬说是我没有校对,把我狠批了一顿后,还警告说这是一次大事故,要严格追究责任。回到处里后,我向处里汇报了此事的来龙去脉,并说如果有责任由我一人承担,与处里无关。刘处长听后理直气壮地说:不是你的错,不要怕他,我看他能把你怎么样。李副处长和程文姐也以同样的态度支持和安慰我。诸如此类的事情,不止一件。

在他们的呵护和关爱下,我在各方面一步步成长起来。能够与他们共同度过邮电一锅吃饭的最后两年多时间,经历这个历史时期的巨变,更圆满完成了几次邮电行业重大事件中的政策法规工作任务,真是三生有幸。

在省邮电管理局工作中,我还经常代表政法处参加省局招标活动,处理各种诉讼和纠纷,举办全省法律培训和法制宣传活动,处理省局试点的公司制管理的法律事务工作,还多次赴邮电部培训学习法律管理和法律事务知识,经常代表省局参加省人大立法研讨会、程安东省长常务办公会、各厅局组织的讨论会,代表省邮电局提出相关的意见和建议,所有这些工作,使我的法律工作经验和技能得到不断提升。

1997年,我们圆满完成了的全国邮电寻呼改制在陕各项工作。在刘处长指导下,我作为省局改制办公室唯一的法律成员,与国际知名的律师事务所相配合,做好尽职调查,研究出台相关文件,组织和指导全省寻呼改制的法律事务工作。后又在周世福副局长、董建良主任的领导下,跟随他们赴北京、长沙等地开会,参与邮电部杨贤足副部长组织的工作讨论与研究,制定并实施陕西的具体工作方案,最终把126、999寻呼台的品牌、资产、人员、业务从邮电大网中成功剥离出来,为其后的邮电体制改革奠定了基础。

随后的1998年,全国邮电体制改革正式展开,由于刘处长的工作能力和人格魅力,我们政策法规处当仁不让地成为陕西省邮电体制改革的牵头部门。在刘处长领导和协调下,我们通过一次次地赴基层调研、召集全省县以上领导和财务负责人开会、不断地从中调和,平衡省局及各地市邮政、电信两大业务所涉及的资产、人员关系,界定各种法律关系,处理各项法律事务,最终,邮政、电信两大业务正式分开运营,完成了中国邮电史上一次里程碑式的变革。

当时,在人员去留问题上,包括省局、地市局、县局均有人闹得不可开交,大部分人都觉得邮政没希望而想去电信,有的寻死觅活、哭天喊地,有的忙着跑关系、走门路,有的则采取非暴力不抵抗运动,以消极对抗的方式想达到自己去电信的目的。可能是人微言轻的缘故,也可能是信任领导,我未提出任何要求,听众安排,服从分配,最终去了省邮政局。

1998年年底,陕西邮电分营方案正式实施,政策法规处的使命也宣告完成,正式退出陕西邮电战斗序列。“邮电”这个使用了很长时间并有着光荣传统的番号,也正式变为了我们老邮电人时时回味的历史。时至今日,我还会经常想起朱雀路单位整洁的院子,春季大楼门前如瀑布一般流淌着开放的迎春花,随后盛开的大而美丽的各色月季,宽敞清净的办公楼,更忘不了邮电同事们那一张张亲切的面孔,以及我们之间的纯真友情和融洽关系,以及作为邮电人的那份自豪的感觉。

在省邮电管理局期间,处领导给予了我充分的信任和自由,无论是去省政府及各厅局开会、研讨,还是应省人大要求参与法规讨论,或者去邮电部参加培训、下基层调研,处里均给了我很多机会,使我有幸在各种场合得到锻炼,聆听省长、部长及厅局长、司长、教授、学者、同事等各种各样的领导及专家的讲话和教诲,并有机会与各省同仁互相交流,取长补短,从而增强了信心,增长了见识,更加提升了自己解决法律纠纷,进行法制宣传与咨询,应对行政处罚和刑事案件,制定法律管理规章制度,参与立法及处理各种事务的分析能力、办事能力、协调能力和文字水平。这个阶段的积累时间虽然不长,但收获颇丰,感触颇深,成长颇快。

因此,由衷感谢处里领导和同事的充分信任与提携和鼓励,同时感谢省邮电管理局领导及其他处室、各地市县局,以及邮电部政策法规司、省人大财经委和法制委、省政府法制局、兄弟省份邮电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的无私帮助。没有他们的支持,我的整体水平可能会比现在还要差很多。

参加工作后,在学习其他邮电理论并付诸实践的同时,我一直坚持钻研法律专业知识。尤其是1998年,经常会在凌晨3、4点起床学习备考,白天还要骑着自行车接送怀孕的妻子,购买营养品,定期检查。可能因为年轻,当时也不觉得非常辛苦。经过一年努力,当年10月,我同时通过了律师资格、企业法律顾问资格两个考试,正式成为邮电企业法律顾问,也成为了一名准律师。当年11月8日,女儿的降临更令我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  邮电一体的日子,就这样在头绪多,事务杂、匆忙而快乐的工作与生活中飞逝而去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