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安李波浪律师

维护权利,制约权力。结识朋友,沟通交流。有朋来访,不亦乐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波浪,专职律师,陕西泽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,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系,法学学士。1998年考取律师资格、企业法律顾问资格。成功办理了大量民事、经济、刑事诉讼业务,并为很多企业和个人提供了合同起草、审核、商业谈判、公民纠纷调解等多项法律顾问服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坚强慈爱勤俭的母亲走了  

2012-01-05 13:15:47|  分类: 李律师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2011年12月26日12点10分左右,我的母亲以一种令人无法接受的方式离开了我们。在给她上小学的孙女送饭的路上,突遇车祸悲惨地走完了她的一生,年仅63岁。我原以为,一直健康、快乐、勤俭的她可以轻松活过85岁。让我略感欣慰的是,我在医院看到的母亲,身上没有一点外伤,表情宁静平和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我想可能这是慈爱的母亲在最后临走时也不愿让我们过于悲伤吧。

我老家在农村。我小的时候,母亲很年轻。我们家除了祖父母,还有叔伯三个,是一大家子人,母亲是长嫂。她既要在生产队里整日劳作,回家后还要常年干着做不完的繁重家务。生产队劳动的间隙,母亲还要时常回来给我哺乳。我长大一些开始吃饭了,但又不好好吃。母亲总是不厌其烦地喂我:我站在窗台上,母亲就哄着我,从这个窗框喂一口,又从那个窗框喂一口,直到我吃饱为止,但此时的她回来做好饭后仍旧饥肠辘辘。

等我长到八、九岁时,我们这个小家被大家分开另过。当时正是大家比较困难的时期,我们家就尤其困难了。因为从大家里分来的一年的口粮根本不够我们五口人少半年吃。由于挣工分的人少,小孩多,此后几年里我们家里的口粮总是不够。由于要省粮食,母亲只好做纯玉米面的馒头。晚上一般吃面条,由于父亲在外做木工,耗费体力,因此母亲给父亲做的干面条,给我们吃汤面条,她自己则一直是雷打不动地用面汤泡着冷硬的玉米馒头将就吃饱,几年下来一直如此。就算过年时,我们家蒸的包子也是玉米面的,又冰又硬。

记得有几次,因为母亲从生产队的地里捡了一把麦穗或豆梗,村里干部带着一大帮人来到我家,把我母亲一顿顿不停地数落,母亲则低着头一声不吭。因为她知道,就是这一点小小的收获,会给我家的生活带来不小的帮助。虽然我的嘴上也在埋怨母亲,但心里当时暗暗难过:为了这点口粮,母亲在遭受着多大的屈辱啊!面对这样的艰难困苦,母亲的脸上却一直挂着微笑,从不放弃。这种微笑在这些年里一直激励着我。

我上初中后,家里条件好了一些,因为母亲先后在村里的本制品加工厂、面粉厂等村办企业里做工。由于企业实行记件工资,母亲每天中午12点半左右才回家给我们三兄妹做饭,我也跟着烧火帮忙。晚上,母亲得到8点才回家做饭。由于每顿饭都吃得晚,我们兄妹们显得比别人更能挨饿。当时,因为饭吃得晚,上学总比别人走的晚,时间总是紧紧巴巴的。为此,我们没少埋怨母亲,她总是很歉意地表示下次不会了。

由于母亲的文化程度不高,她在学习上无法给我很多帮助。但是母亲把我的学习抓得很紧。在小学和初中,母亲最常用的催促语就是:“波浪,写字去”。直到现在,这句话依然经常回荡在我耳边,可能这一生都会挥之不去。这句话在母亲生前想起时我会眼眶发热。如今母亲去了,想起这句话真是心如刀绞一般。

上了高中,家里的生活更加宽松了。但是,为了给我积攒学费,翻修家里的房子,并为我以后可能上大学准备费用,母亲仍旧在拚命地做工。她的工作是在村里的制砖厂护理砖坯。每当开始下雨,别人往家里跑着躲雨,而母亲则是迅速钻进风雨里,跑向砖厂用塑料纸遮盖砖坯。由于风太大,经常盖上又被吹开,母亲就这样反复地盖呀盖呀,回到家时已被浇得全身湿透,尤其是在深秋和晚上,回到家里的母亲会一直瑟瑟发抖,许久都暖不过来。有时我会自告奋勇替她去,也只是偶尔的几次,但她大部分时间是既不舍得又怕误了我的学习而不让我去。

终于没有辜负母亲的厚望,我考上了大学。在拿到高考分数的那天,我从二十里外的学校,把成绩单放在一个密封的药瓶里,冒着瓢泼大雨骑着自行车在齐腰深的水里狂奔回家,告诉了母亲这一喜讯,当时的母亲笑得像个孩子,但眼里噙满了泪水,久久不能平静。因为母亲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,因为她培养出了村里几十年来第一个大学生。

从上大学起直到工作至今20年来,我不能和母亲经常在一起,母亲对我的关怀和担心有增无减,与日俱增。每当回到老家,母亲总会问长问短,嘘寒问暖,生怕我们在外受苦。我的女儿出生后,母亲强忍晕车的痛苦,行了一路吐了一路,到韩城看望孙女。孩子回到西安后,母亲又强忍晕车的痛苦,几个月里来回搭车到西安城里为我们看孩子。

最后一次回家看母亲是她去世前二十天左右。那天,母亲为我做了最后一次手擀面,我吃得分外香甜,边吃还边和母亲拉家常。临走时汽车已经发动了,母亲硬要为我在路边地里拔一些自己种的香菜和蒜苗让我带上,我劝她不要忙了,但母亲硬是给我装了满满一塑料袋。我突然想起需要给她一点生活费,当我把钱递到她手边时,母亲还是那句老话:“妈有钱,我娃在城里花费大,妈不要我娃的钱”。就这样,我最后一次离开了母亲。

母亲是个慈爱的人。虽然我早已过而立之年,可每次当我们回家并在家过夜,等我躺下后,母亲总要过来三、四次,一会儿摸摸床暖不暖,一会儿为我盖被子、拽被角,生怕我们冻着。然后,母亲会慈爱地看着我很长时间,好像总也看不够。此时的我,只好蒙着眼睛装睡,但心里感觉暖暖的,眼睛周围热热的,心里想着:有妈,真好!

母亲是个节俭的人。无论生活条件宽裕,还是手头紧张,母亲从不浪费一粒粮食一根线,经常过着别人看来非常寒酸的生活:整天穿着旧衣服,吃着粗茶淡饭,从不言苦,还经常说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已经非常好了。我们给她买的新衣服,在柜子里压了一层又一层,都舍不得拿出来穿。去世后,我们只好把这些衣服有的放进了棺材里,有的化为灰烬。

母亲是个苦命人,一生劳碌奔忙,村里村外忙不停。以前在村办企业忙活,后来又经常做小生意,摘药材,种树苗,捡废品,种大棚菜,锄地翻地种庄稼,好像总有使不完的劲。就靠她这些年不停地小打小闹,家里盖起了楼房,我们都成了家,到她去世时还有几万元存款。

母亲是个善良人。我外公、外婆、舅舅先后去世,在他们每个人弥留之际的一年时间里,母亲百般照顾,无微不至。前些年,母亲经常是给这边家做好饭后,顾不上吃饭,又匆匆赶往几里外的外婆家给病号做饭,长年累月。前几年,母亲的舅妈无人照料,母亲也闹着要去照顾,但限于距离太远而没有成行。

母亲是个乐天派,没有见过她忧愁的时候。她的一天忙碌而快乐,有了什么不快,她会很快通过嘟囔而解脱,重新变得快乐起来。面对生活中的各种艰难困苦,母亲都会笑着面对,轻松化解。

母亲是个热心人。她在村里和谁都合得来,与亲朋好友个个都投缘。大家有了什么事情,她都会忙里忙外,来回张罗。以至于她下葬当天,由于来的乡邻、亲朋太多,本来就准备得充足的饭菜仍旧显得非常紧张。

带着我们太多的遗憾,太多的眷恋,太多的爱,太多的回忆,母亲走了。她给我们儿女留下的是无尽的思念,也留给了我们生活、做人方面许多宝贵的财富。

        愿母亲走好,愿母亲安息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